2018/02/20

[Daphne-Yamagishi-Ryouko] 《ダフネ―》山岸凉子 読書感想

Daphne(達芙妮) -在希臘神話中被阿波羅求愛得受不了騷擾,而希望將自己變成月桂樹的一個女神。

此短篇故事中的主人翁ソニア因為心因性疾病,只要一接觸鋼琴就手發抖,接受了媽媽的建議,暫時寄宿在一個被藤蔓包圍的洋館中。此洋館的女主人除了有一個25歲仍在唸大學的兒子イヴ、幫傭的小兒子ジャン之外,其實還隱瞞了一個有精神病的大兒子マクシミリアン。在此洋館中也寄宿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サラ,被八婆老處女ルイーズ說到處淫蕩色誘男人。
  
被藤蔓包圍逃不出的洋館,暗喻了這洋館中的許多人就像Daphne一樣處於被囚禁的狀態:不管是25歲了還唸大學的イヴ;沒工作的小兒子ジャン;因拒絕大兒子マクシミリアン的求愛、マクシミリアン為了報復而自殺未遂變成精神失常、為此贖罪而自願囚禁於此的美女サラ;還是為了母親的面子而被囚禁於頂樓的マクシミリアン;甚至連每天被母親電話關心的女主角ソニア一都是:被サラ說是「被囚禁的Daphne」。

有點懸疑推理、神話譬喻,最後是洋館中所有人的自我心理救贖,從藤蔓=洋館女主人與大兒子的死亡中解脫出來。讓閱讀完的我也感覺像是女主角ソニア一樣從惡夢中鬆了一口氣。

2018/01/27

[devilman-2017-vol3-atogaki] 惡魔人第三冊(永井豪畫業50周年愛藏版)後記:庵野秀明―受影響最深的永井豪作品

後記-寄予畫業50周年「受影響最深的永井豪作品」-庵野秀明

以《惡魔人》為始關於永井豪作品,我已了解過去已有各式各方的講述,個人的想法我少點講。

初次邂逅《惡魔人》是在連載時,小學六到初中一的時候。當時,家裡因貧窮怎麼樣也買不起漫畫雜誌。 趁著去友人家遊玩時,貪婪地把漫畫雜誌全讀光。附近的理髮店以及固定去的耳鼻科等候室中貪婪地集中讀完。從友人借來單行本,或是從初中通學路上的租書店租來讀。當時,不論在經濟上、肉體上、精神上,是個如果不能相當地使用能量就無法讀漫畫的一個環境。
正因如此,對於電視漫畫(特攝節目或現在所說的動畫)與漫畫、科幻小說非常地飢渴。我不斷追求能滿足此飢渴的作品,我的少年時代可感覺說是這樣。尤其是永井豪作品,給我強烈的滿足感,等待下週連載時更加的飢渴感,它對我是無此的存在

與永井豪作品最初的最印象深刻的相遇是,我記得是《破廉恥學園》。開始讀連載的時機已晚了,H的路線



,永井豪世界就是如此

永井豪先生的作品,從兒童時代持續到現代,是構成今天的我自己重大的要素,可說是如同咒語束縛般的存在。

關於本作《惡魔人》的只有一些,連載當時的感覺就是「總之是超厲害的!」。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有什麼被取走了。重新借來單行本重讀一遍至最終篇,被五冊單行本凝縮的能量打中,一時感覺目瞪口呆。

被某物附體的作品。只有像是被某物引導的故事劇情與漫畫表現,漫畫分格才能流利絕佳。且,主人公的存在與敵我雙方,所有的價值觀在最終回全部逆轉,帶來了衝擊與有趣。

把人類客觀視之的思想與世界觀等,在初中一年級時受到此衝擊,怎麼也不能逃出來。現在仍然被此束縛與受影響最深的就是永井豪的作品

《福音戰士》把全部描繪出來。故事情節上總結出至此程度。就正是捨棄了予定好的調和、賭上了會得出怎麼樣的作品,依此製作體制繼續作下去。連我自己也無法了解為何得此結果、被逼上絕境、嘗試挑戰超越從前深入思考的自我的感覺的趣處。我覺得這也是我想要幾乎接近《惡魔人》的方法論的理由。

現在也是,雖不謙遜但仍繼承了此衝擊。即使以小小的不同形式、如果能夠以影像作品傳達出來給觀眾。所謂的影像製作,就是在自我造孽出的地獄之中做出有趣的作品。雖不像樣但一心一意地奮鬥





2018/01/26

[2017-devil-man-vol01]《デビルマン》《悪魔人》(永井豪画業50周年愛蔵版)




新版惡魔人漫畫(永井豪画業50周年愛蔵版)重繪、新增 了不少頁數。

第一集前面加了54頁述說人類誕生前惡魔與 天使的鬥爭,飛鳥了與不動明是如何邂逅相遇的,他們一起爬山的情誼。 由於72年沾水筆風與17年CG風格的互相混雜,看慣舊版 的粉絲會覺得太唐突了。

新版增添的不動明與飛鳥了初次的邂逅,不動明雖然是 第一次認識此人,但似乎有前世的緣份讓他記得他的名 字叫飛鳥了,而且是一見如故的摰友
不動明OS「奇怪?我剛才喊了『了』這個字?我竟然知道這傢伙的名字?摰友,我跟『了』是摰友吧?」
飛鳥了「怎麼那麼認真的看?」
 不動明OS「我喜歡『了』的笑容,沒錯,他是摰友!」
飛鳥了「怎麼了?」
不動明「『了』,哦,對,是『飛鳥了』」
不動明OS「對啦!『飛鳥了』,不是我摰友嗎」
飛鳥了「怎麼啦,阿明?」
不動明「話說回來,我們彼此互相相似的同志」
不動明OS「為何?剛才本以為不認識,原來是以前的摰友,青梅竹馬,飛鳥了」



舊版,飛鳥了講述悪魔被冰封 新版:增加了不少細緻感


 
舊版:被惡魔追殺到屋內
新版:分鏡、分格的修改增加了魄力

新版加入的大橫幅魄力畫面


舊版,不動明初次變身成惡魔人的名場面 新版:惡魔人的臉增加不少細緻感

 

第一冊漫畫後記,
細野不二彥給予「心中的老師、漫畫魂的先導者『永井豪』」
(寄予画業50周年)

細野不二彥給予「心中的老師、漫畫魂的先導者『永井豪』」(寄予画業50周年)


永井豪使少年漫畫的進化加速,少說也有30年了,這是我一貫的主張。

永井作品正進入各式各樣爆裂形態的1970前半,此時少年漫畫界迎來了一個絕頂端。
劇畫的全盛期、手塚治虫等老兵勢力,提出了新方案,陸陸續續生出了不少名作。但是迎向70年代後半,劇畫陷入墨守成規,一瞬間各式新人零星出現,沒辦法達到讓雜誌熱烈起來的量。總歸是少年漫畫進入了停滯斯。弄不好的話,會與同時期的日本國片一樣只能出產小眾向的作品,失去了主要的能量也說不定。

就在這時,永井豪開闢了一個新世界,在我看來是,為那之後的漫畫家指示了一條非走不可的道路。永井作品是,不可歸類為漫畫、劇畫、力量滿溢的。黃色、暴力、荒唐無稽、爆笑、劇情、以至抒情,渾然一成的作品。支持著這作品的畫與描線,對我來說是在雜誌中耀眼一樣的存在。

80年代,愛情喜劇全盛期的到來,《破廉恥學園》早已經加入了此種元素。照此來說,我的作品中「神風之術」的色情梗,其根源也是在此。而且不只是單純的色情、少年時期的「性衝動(Libido)」也在漫畫中描繪,可說是意料不到的革命。(實情一點也不好,因此緣故永井豪遭到社會的圍剿)

託此革命之福,少年漫畫表現的自由度格外地闊展開來,身為後輩的我們受此滿滿的恩惠。

《惡魔人》此一名品,已經受到各方的講述太多了,我也不會在錦上添花什麼了。但對當時現役的讀者而言,每週興奮在更加激化的劇情中、能夠陶醉在如此的時光是不知多大的幸福感。因為我在那時有此時光,所以現在的我,還能夠繼續畫漫畫下去。永井豪正是我心中的老師、漫畫魂的先導者

另一提《激マン》自傳式的作品中有講述,《惡魔人》連載當時,故事突如其來中止,作者把當初的構想大幅度地變更,以至最終回,雪崩式進入了半死不活的狀態。我怎麼也不敢相信。原來如此,說明不足之點非常地多。每週、可說是連發著崇高的想像力,能夠如怒濤一般把讀者沖到懸崖邊,也只有永井豪的奇蹟力。

身為同業者的我又明知故犯。對於業界每天的日常公事抱持著牢騷與不滿。終究,外來的不利條件是必然的,要打破此的創作能量只能在自己心中發出。我體驗到了此嚴峻的事實。

不管何時,「偉大的永井豪」是我偉大的師匠,感謝!

〈2017年11月〉

2018/01/23

[Nozoki-Ya]山本英夫の《のぞき屋》(偷窺屋)

《異變者》的作者山本英夫為什麼可以奇想到把人的心理創傷具像化呢?

這其實在他的前作《のぞき屋》(偷窺屋)已經有跡可尋了,男主角.見(ケン)是用1992~1997的科技做窺視,不只是偷窺公園中車震做愛的伴侶,還想要偷窺到他人的私生活與過去。所以,身為一個偷窺者的極至,是希望具有一種超能力可以把他人的心理創傷(要害)看出來,因此就有了異變者。


《偷窺屋》的劇情模式很像城市獵人,接到一個客戶的委託案件,然後開始調查搜尋,但因為是在青年漫畫雑誌ヤングサンデー連載,所以色情尺度可以比冴羽獠的「もっこり(勃起)」更大點。偷窺屋的工作很像台灣的徵信社,調查有無外遇、幫客戶的獵物裝竊聽器,或是幫被竊聽的客戶找出竊聽器、追查犯人,但男主角「見」不把自己的公司稱為「興信所」(日本語の徵信社),是因為男主角對於偷窺有異常的執念,不只是想偷窺外在的行為,還想偷窺獵物的心理動機。

比如第四冊(小学館文庫版)接到一個孕婦的委託,調查丈夫是不是有外遇,「見」的同伙「聴(チョウ)」就極力反對,他說他在之前的徵信社工作,當他把調查報告書交給妻子後,就立刻聽到「蹦」的一聲,妻子跳樓了,手中還緊緊握著報告書。但「見」迷上了這家醫院的漂亮的助產婦,力排眾議,頑固地接了此案。


跟蹤丈夫的行跡發現,丈夫竟然是跟那個每天幫妻子做身體檢查的助產婦有染。這迷人的助產婦「相原桃香」是主動勾搭上在此醫院中等待分娩的丈夫,幫他做性生活的排解,簡直是白衣的天使。相原桃香是志願幫忙丈夫性生活上的不足,而且不要求任何金錢,也沒有做任何恐嚇威脅。而且不只是勾搭上一個有婦之夫。幾乎所有在此醫院入住的妻子的丈夫,都有染,而且在做愛後,丈夫在手指頭上都會有傷口,是被此助產婦的「八重歯」(突出的犬齒)所咬。

要交出調查報告時,レイカ與「見」鬧內訌了,レイカ認為如果讓妻子看到調查報告,而讓她心情悲傷、流產、甚至自殺,這實在太殘酷了,所以私底下與「聴」一起交出了偽造的報告書給那妻子。雖然交出去,暫時瞞過了妻子,但妻子還是覺得怪怪的,希望再繼續調查下去。「聴」對此也是有點良心不安,就職業道德而言,交出偽造的報告書是等同於詐欺的行為。


另一方,「見」與スマイル一起尾行助產婦相原桃香,並且從她的同僚套出了話,相原桃香自身有不孕症。所以「見」推測出了相原桃香為何要如此做一個動機:「因為自身無法生出小孩,所以從跟有婦之夫間的性關係(無套中出),然後親眼看到嬰兒的分娩過程,這彌補了自身無法生小孩的遺憾」。


「見」為了確認事實,假裝成一個打算要讓妻子住進這家醫院的丈夫,被相原桃香釣上了,然後一起進了旅館。但「見」說自己很害羞,先叫桃香脫衣服,桃香說你可以中出我,但「見」就是偏不做,故意在她面前打手槍。桃香接住了射出的精液,塗在自己的膣中,並說「這樣就跟外遇一樣了。你說你要專情你的老婆太像謊言了。每個生出的小孩,都是偶然の愛の結晶」。


欺瞞過了委託者的兩週,レイカ還是交出了「沒有外遇」的報告,但突然間那孕婦因某事聯絡不上「聴」與レイカ,打電話給了「見」,「見」就趁此機會說「男人會有外遇是男人的天性,每個人都有一兩次,你老公外遇的對象就是你眼前的助產婦--相原桃香」。

氣憤的孕婦肚子開始陣痛起來,送進產房,老公一直安慰妻子,面對妻子的指責,一邊土下座請求原諒,幸好最終嬰兒平安生出來了,但卻是早產兒,要在保溫箱中。

夜晚,桃香進入了嬰兒看護室,正想拔掉保溫箱的插頭時,被「見」發現了,「見」跟她說「小孩只是個贈品,妳雖然無法生小孩,但妳有乳房、有陰道,可以身為女人跟男人相愛。身為人類能與人相愛,這是女人的幸福,也是生為人類的幸福不是嗎?」


男主角「見」與女主角「レイカ」的曖昧關係超越了冴羽獠與槇村香的關係,更多加了像是互相競爭又合作的較量關係。女主角一直想反窺視回去男主角的心理、私生活、過去,但這偷窺達人硬是讓妳偷窺不到,讓レイカ氣得牙癢癢,只好一直在偸窺屋見習,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報仇偷窺回去。但レイカ私底下對「見」能力的崇拜,也有點愛意所在,想要誘惑 「見」,但怎麼都引發不出他的反應。
レイカ:「明明對性欲有反應,卻對我的心情沒有反應,從未想過有那麼愚鈍的混蛋,多少反應一下吧!」

2018/01/21

[Devilman-Crybaby] Devilman Crybaby算是對永井豪70年代名作《デビルマン》最忠實最好的改編品

湯浅政明監督のDevilman Crybaby不僅忠於原著,又具有時代感。

 比如跟隨美樹、不動明的那幫小混混,現在變成平常在街頭上唱嘻哈Rap 的チンピラ,每集都會唱著對應這集主旨的Rap。

 (與漫畫原著差異點)在Crybaby版中飛鳥了的來歷似乎改變成是秘魯原住民 所生的,飛鳥了是跟隨某俄國教授在南美研究原住民時,教授變成惡魔後, 飛鳥了才知道真相。而漫畫中是飛鳥了的父親研究惡魔最後自焚而死。

 當暴民包圍美樹的家要獵惡魔時,是另一個美樹(黒田美樹)幫忙 牧村美樹逃出來的。 但怪異的是,不動明趕回家時,還是看到美樹的首級被木叉掛著,明明已經 被美子帶到離家遙遠的地方了。

不管是在原著漫畫還是Crybaby版中的美樹,都是這麼地正能量,既溫柔又 堅強,不只是內心的堅強,打架也是很強悍的。

 與妖鳥シレーヌ的戰鬥被濃縮在半集12分內,但在漫畫原著可是整整一巻、 1990年版OVA 30分鐘都是跟シレーヌ壯麗的戰鬥,搭配著川井憲次的音樂、 千葉繁的音響監督,不管看多少次都是震撼人心。在當年這OVA預算可是破 紀錄,誕生編加妖鳥シレーヌ編超過一億日圓(當年一般OVA預算是2000萬到 3000萬)。

在舊OVA(2000)中不被重視的惡魔人軍團被重視了,描寫他們不是人類也不想 當惡魔的心境也是銘刻於人心。而飛鳥了在漫畫中所說的「惡魔就潛伏在每一 個人心中」忠實呈現了,原著中的美樹的弟弟(太郎)本是被暴民殺死的, 但在crybaby版中美樹的母親發現太郎已經變成惡魔人了,急忙地帶他逃離都市, 躲避在教堂,最後躲在公園中的帳篷。被美樹父親發現時,太郎已經變成惡魔 把媽媽吞入一半,而美樹父親那種猶豫不決到底該不該開槍把太郎殺死,真讓 人感到心酸。

到底是寄居在飛鳥了體內的撒旦本來就愛阿蒙,還是飛鳥了自身愛著不動明, 其實在原著中也是沒有解釋太清楚。衣谷遊版本的惡魔人AMON的解釋是說阿蒙 是撒旦的身體的一部份,他希望跟阿蒙一起聯手反抗神明。

但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喜歡這麼腐、這麼病嬌的設定。漫畫原著中ふたなり的 撒旦依偎在只剩上半身的不動明的旁邊,對他傾訴他想保護惡魔而與神對抗, 他想殺掉污染地球的人類但又覺得自己這麼做就如同想殺掉惡魔的神明一樣,而 選擇把惡魔一族冬眠地來。看到不動明永遠地睡著了,他為不動明而哭泣。 這漫畫場景不管看多少遍都還是好感人。Crybaby版也近乎忠實地呈現了,但可惜 2000年OVA版中卻完全不提飛鳥了對不動明的腐情,實在好惡劣。

最後一提,1972年版的TV版惡魔人根本是另一部作品,只有不動明與美樹在裡面 飛鳥了完全沒出現。當初是東映向永井豪邀稿提出一個像美式英雄漫畫式的人物 ,永井豪只是提出造形概念給東映的脚本家辻真先,然後動畫版與漫畫版就這樣 平行連載,東映搞東映的美式漫畫概念版,永井豪搞永井豪的Goresome暴力美學 。

 說錯了,漫畫原著結局飛鳥了是這樣跟不動明說: 「我率領著惡魔為保護惡魔而跟神明作戰,就像阿明你率領惡魔人軍團與 惡魔作戰一樣。 結果,我們贏了。我們不是被神明冰凍的,而是為了下一次的戰爭而把自 己封在冰河內。但醒來以後,卻發現地球已被人類污染的破破爛爛,我無法 原諒那本該美麗的地球被人類沾污,卻犯下不可挽回的事。 強者不能任意剝奪弱者的生命,就像當年那個要殺掉我們惡魔的神明一樣。 但事情已太晚了,請你原諒我,阿明...」

[okama hakusho] 山本英夫的《おカマ白書》

我自從讀完山本英夫的《異變者》之後,就變成山本英夫的大粉絲。不只是光看第一集就大開腦洞(雙關語,真的額頭上開了個洞),最後一集(15冊)更是開更多的腦洞!男主角(名越) 與捲走黑道贓款的奈奈子做愛時,奈奈子的臉變成了名越了的臉,也就是名越在跟自己做愛!奈奈子羞恥呻吟的臉在名越的眼中看到卻是 自己羞恥呻吟的臉。

看到這種腦洞大開的做愛畫面,我本以為是山本英夫的創舉,但讀完山本英夫出道的成名作 《おカマ白書》(人妖白書)之後,才發現最後 一集,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男主角「岡間進也」與女主角「みき」在做愛時,岡間眼中看到跟他做愛的對象不是みき,而是他自己。
所以說 ,這個概念「愛人=愛自己」山本英夫早在他1991年連載完結的おカマ白書之中已有先例了。

故事一開始,男主角「岡間進也」(他的姓氏岡間正好唸做「おかま」(人妖))在同學會的 聚會中,一時玩樂興起,女同學幫他化妝戴假髮,並拍照下來。第二天他的好友田中給 他看那張照片,他對照片中的女人一見鍾情(他因為那天喝醉酒所以完全記不得有化妝這 件事),他急得要田中幫他介紹認識這個美女。

田中帶他去GayBar,化完妝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那個美女是他自己,本來他不情願在GayBar打工,但田中稍微勸說一下,就試著在這打工。

打工的第二日,岡間發現到一位跟他女裝時長得完全一樣的美女,名叫みき。而みき看到 キャサリン(岡間化為女裝時的名字)也一往情深,兩人像是好姊妹一樣的交往玩樂,兩人也時常在大學女宿舍中一起過夜(但不能做愛 ,一做愛就暴露キャサリン其實是オカマ)。
岡間曾嘗試想以男人的身份去攻略みき,但是失敗了。不只是被情敵橋本孝之干擾,也有跳Disco 時,本來是以キャサリン身份與みき跳舞,突然停電,衣服假髮被橋本扒光,恢復 燈光時,みき看到一個穿著胸罩、內褲、吊襪的男人岡間在跟她跳舞。

從此岡間在みき心中被列為拒絕往來戶,而岡間仍只能繼續以キャサリン身份與みき交往,不能到有性愛開始的發展。岡間用卑劣的手段 把情敵橋本嚇到出幻覺、出國。

岡間以前故鄉的先輩「男先輩」住在岡間家裡 ,阻止岡間扮裝成女生,甚至進一步跟みき交往,而みき也幾乎快愛上男先輩了。岡間與男先輩大打一架,斥責男先輩只是「肉欲之塊」,終於把男先輩趕回故鄉了。

剛陷入情傷的みき,一直很懷念消失很久的キャサリン,而岡間不斷在她身旁偷偷守護甚至大喊,讓みき一直以為自己幻聽到キャ サリン在她身邊,但怎麼也找不到她。
在最後みき要自暴自棄隨便跟一個男人進旅館時,這時キャサリン的聲音又出現了,みき尋著聲音源頭奔跑、擁抱,卻發現原來是身為男人的岡間。
這時みき才發覺到她看岡間可以看出キャサリン的樣子(但卻未察覺 キャサリン就是岡間的女裝模樣)

みき與岡間穩定交往了三個月之後,去北海道旅行時,岡間為了測試到底みき愛的是岡間還是キャサリン,就扮裝成キャサリン身份也是跟みき約在晚上九點見面,但不同的地點。 みき最後選擇的是岡間,他們倆很高興在那 一晚同房做愛,但做愛的途中,岡間一瞬間發現跟他交媾的對象不是みき,而是岡間自己(如同異變者最後名越與奈奈子做愛的那 名場面)。


みき曾一度在岡間的肩上發現キャサリン的頭髮,並且自己也扮裝成キャサリン的樣子 ,在路上假裝與岡間巧遇,而岡間也興奮地抱住她。這一直讓みき內心動搖,岡間有外遇對象,而且就是キャサリン。

在聖誕夜時,岡間為了向みき證明自己的專情,訂了旅館準備共渡春宵。みき無意中發 現淋浴間的玻璃是雙面鏡,也就是在浴室中的人會以為是鏡子,但浴室外的人可以一覧無遺窺視浴室內的人。結果みき窺視到的是岡間戴著キャサリン的假髮在對鏡中的自己 打手槍,而且口中振振有詞地喊「我愛妳 キャサリン」。這時みき也才發現她對岡間的愛也不是真正的愛,而是對鏡中的自己的愛。

結局,在迎接田中與太郎的結婚場合時,岡間與みき復合了,但卻是以「岡間女裝成 キャサリン」、「みき男裝成岡間」的形式復合。也算是另一種Happy Ending。

漫畫中穿插許多極其下流的黃色幽默,但卻非常有創意。比如GayBar成員與みき等人一起去海灘時,碰到小屁孩的騷擾,小屁孩發現怎麼大姊姊會長雞雞,嚇了一跳,但用手摸 起來又很小,所以小屁孩推測那不是雞雞,而是便便。然後小屁孩不管看到什麼姊姊都要猴子摸桃摸一把,檢查有沒有便便。但最後那小屁孩摸キャサリン時,嚇了一跳。他們推測那股間的東西可能是異形,因為電影中的異形不是會噴出白色的液體嗎?

與其說這漫畫是一部對跨性別者的報告(白書),還不如說是當一個一般異性戀男生,突然有一天他能夠變身成心目中鍾意的美女時,他會有的行為模式。電影《君の名は》男主角突然有一天醒來發現自己變女生,不是就立刻摸自己的奶嗎?這還算含蓄表現了,正常模式應該是オナニー之後光明正大去女子更衣室、女子澡堂、跟女孩子混在一起(如果他還能有隨時可以隱藏雞雞的功能的話)

漫畫連載期間,聽說台詞用的是更激烈,所以遭到了日本的LGBT團體的抗議(「動くゲイと レズビアンの会」),所以我讀到的小學館文庫版是潔本,更低級的台詞已經被修飾過了。而每一冊後面都會附上LGBT團體的抗議文。

雖然我自己也是一個跨性別者,但我不覺得讀 這漫畫有感到什麼被蔑視的感覺。也許是時空環境的不同了,1989~1991年的時空背景跨性別者還是處在被妖魔化的階段,如果再有這種漫畫的出現推波助瀾,扭曲一般人對跨性別者的印象,我的確可能會認為這漫畫是危險之物也加入抗議的行列。


結論:
山本英夫不愧是黃色幽默的天才(おカマ白書) 黑色幽默的天才(殺手阿一),腦洞大開的天才(異變者)。我還有他的《のぞき屋》(窺視者)沒有補完(應該是心理戰的天才)。

2017/10/03

[Amawa-Hibiki] 天和ひびき 的 Pixiv 作品投稿

我的作畫工具是Cip Studio Paint Pro ver. 1.6.7,硬體是Microsoft Surface Pro 4 8GB。

  • 優點: Clip Studio + Surface Pro 4 作畫超直覺的!用手指就可平移紙張,用兩隻手指就可放大縮小旋轉紙張。數位筆有1024壓力階,筆尾巴直接就是橡皮擦。

  • 缺點: Surface Pro 4 表面是強化玻璃,觸感畢竟與紙張不一樣。Clip Studio G-Pen的Stablization一定要調高到32才不會畫曲線時發生怪異抖動。

由於我是右撇子,右手掌常碰出右邊的Action Center,干擾作畫。

Clip Studio 推出了很多適合畫漫畫、插畫的便利性,比如在Vector Layer用G-Pen作畫,畫頭髮瀏海時不用怕線交叉,有特殊的vector erase擦拭。
上色時要畫shading 皮膚的暗色或反光時,可以在上面生成一個layer,並「clip at layer below」避免畫超過皮膚範圍。